白羽_🐰

我想要的,从始至终不过一个你罢了

第四章 上

        ä»»åŠ¡ä¸€æ”¾ä¸‹åŽ»ï¼Œå´é‚ªä¹Ÿæ²¡é—²ç€ï¼ŒæŠ¬è„šåˆåŽ»äº†æ³•åŒ»ç§‘。不出意外的,在解剖室里找到了张起灵:"小哥,你现在忙吗?"看到来人,张起灵放下手术刀,摇摇头:"还好,不怎么忙。怎么了?""那正好,你陪我去复勘一下现场吧。"挑眉,张起灵奇怪地问:"你手下的组员呢,他们不能陪你去?""哎呀,他们不是都被我安排了其他任务嘛。都安排好了才发现自己还要复勘现场的,这不,只能来找你啦。毕竟案发当时,你是第一个到达现场的人,应该会更熟悉。"听着吴邪的解释,张起灵心情好了好几度,默默地咽下了没有问出口的【为什么不去找解雨臣】这个问题,只是看着吴邪拉着自己手腕的手,在吴邪看不见的地方,嘴角微微上扬。
        å¼€è½¦å†æ¬¡æ¥åˆ°æ¡ˆå‘地点,张起灵带着工具箱跟在吴邪身后,两人一边整理已有线索,一边四处张望,寻找是否有没被发现的线索。隔了两天复勘现场,吴邪发现血迹颜色似乎变得深了许多,张起灵解释是因为血迹会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,通常血迹的颜色变化也能推断出死者的死亡时间。吴邪听了默默点头,心想法医科有小哥,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。忽然,走在前面的张起灵蹲下身,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的某一点。而身后的吴邪一时不察,猛的撞了上去,上身一个倾斜,让他瞬间回了神:"小哥,怎么了?你突然蹲下,我差点踢翻你。"说着,吴邪也蹲下,看着张起灵利落的打开工具箱,戴上手套,拿着镊子,小心地从一片树叶下夹出了一个带着血的耳环。"这…不会是死者的吧?"吴邪道,然后又摇头,"不对不对,那天验尸的时候,我记得死者戴的是耳钉,而且两只完好无缺,都在她耳朵上。可是这又是哪里来的?""还是先回去检查一下吧。也许凶手不是一个人呢。"说着,张起灵把耳环放在证物袋中封好,拉着吴邪往回走。

第三章 下

       éš”了两天才来更文,我也是醉醉哒。可是家里没有台式电脑,笔记本配置低到没朋友,所以我也不太喜欢用笔记本写东西。所以只能上班时间来更文~勿怪勿怪~

       å´é‚ªçœ‹å¾—认真,云彩也没去打扰,只是静静的做自己的事。不一会儿,吴邪抬起头:“云彩,小花有没有说关于这张银行卡其他的事情?”云彩挑眉,不明所以的看着吴邪:“其他的?”“就是.....里面这笔钱的去向....”吴邪挠挠头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。闻言云彩失笑:“吴大组长,这笔钱的去向不应该由你们来查吗?怎么还来问我?我们只负责检查已有线索啊。”听了这话吴邪也只能尴尬的笑笑,事实上,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东西。站起身,伸展了一下走的有点麻的身体,吴邪这才笑呵呵地说:“那好吧云彩,下面的事情就有我们来做了。如果再有新的线索我会继续送过来的。”云彩点点头,算是应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å´é‚ªæ‹¿ç€æŠ¥å‘Šä¸€è¾¹èµ°ä¸€è¾¹åœ¨å¿ƒé‡Œç›˜ç®—这个案子自己组里的人手是否够用。抬脚迈进办公室,吴邪看到自己的组员已经到场,不禁觉得老怀安慰:“好了,既然大家已经到了,那废话我也不多说,现在开始分配任务——死者杨静,女,24岁。是A大法律系的学生,死亡时间是昨晚10点到12点之间。现在,黎簇和王萌去她的学校查一下死者的背景;这张银行卡上除了死者的指纹外,还有一枚陌生的指纹,通过数据库的比对并没有相同数据出现,说明这名案犯并没有前科,所以这也是你们的任务,调查她的交往圈子。而且,技术科的同事在检查时,发现最近一段时间有一笔来路不明的巨款打进这张银行卡,秀秀,你和阿宁去查一下这笔钱的去向。另外,在勘察现场时,在周围发现了很明显的车辙印,我们比较幸运的是现场附近刚好有监控,这样潘子,你往交警队跑一趟,把监控录像带回来,查一下昨天出现在附近的可疑车辆。好了,现在行动!”吴邪不错声的把任务放下去了,意料之中的听到一声声哀嚎,可是没办法,谁让人家是组长!

第三章 上

     â€œå°èŠ±ï¼Ÿè§£é›¨è‡£ï¼Ÿâ€å¼ èµ·çµæŒ‘挑眉,一脸的似笑非笑。“嗯,他是我发小。”吴邪不疑有他,顺着张起灵的话说,“我们从小认识,一直到现在也没分开过。小哥,这缘分也是挺神奇的。”然后才后知后觉的回过味儿来:“小哥你认识小花?”看着吴邪一脸懵懂的表情,张起灵难得的好心情,就连刚刚吴邪说和小花没分开过这句话也不甚在意了:“黑瞎子。”一时恍然大悟,吴邪开口:“我差点忘了他。小花说过你们是同学的。”然后挠挠脑袋,“小哥,报告我就拿走了,有什么问题我再跟你说。”“嗯。”张起灵点头,目送吴邪离开法医科。

       å›žåˆ°é‡æ¡ˆç»„,吴邪连口水都没喝,就马不停蹄的去技术科找小花。同样不敲门就进入,可是却没见到小花,只看见云彩一个人在站在机器旁不知道在干嘛。“云彩,怎么就你一个人,小花呢?”听到声音回头的云彩见是吴邪,笑出了一口白牙:“吴组长,是你啊。解科长出去了,他说过要是你来了就把东西给你。”说着,递过来一份检测报告。吴邪接过东西,一边还不忘数落云彩:“云彩,你说你都和胖子一起见过家长了,就别这么称呼我们了。显得那么生分,毕竟胖子和我们也是好兄弟,要按年纪,我和小花还得叫你一声嫂子呢。”明知吴邪这是在打趣她,云彩还是红了脸,瞪了眼吴邪,然后说:“是是是,就你这嘴巴够厉害,难怪胖哥都说不过你。看来得赶快找个人来管管你了!”知道云彩这是不好意思,吴邪也不恼,只是配合的笑笑,坐在一旁认真的翻阅报告。

第二章 下

       çœ‹ç€å°èŠ±èµ°è¿œçš„身影,吴邪不明就里的挑挑眉,对他的话并没有放在心上。刚坐下来准备梳理案情,就听见一阵敲门声:“小三爷。”抬头看是潘子,吴邪示意人进来:“潘子,怎么了?”“小三爷,法医科那边说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,问您是不是要过去看看。”“这么快?”吴邪讶异地眨眨眼,“我过去看看,你去通知王萌他们,等我回来布置任务。”一边说,吴邪一边往法医科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å› ä¸ºè·Ÿé»‘瞎子熟悉,所以吴邪进法医科的时候并没有敲门,只是今天他显然忘记了法医科来了新人。“黑瞎子,尸检报告快点给我,掌握不了尸源我没办法往下进行......额?”声音戛然而止,站在吴邪面前的赫然就是早上刚刚见到的张起灵。“小哥?”吴邪抬眼瞅瞅门牌,生怕自己走错了。“嗯。”轻轻颔首,看着吴邪如此蠢萌的动作,张起灵不着痕迹地勾勾嘴角,然后递给吴邪一份尸检报告:“已经弄好了,你看看吧。”“谢谢小哥。”一边道谢,一边翻开报告仔细看。入目的是方正有力的正楷体,张起灵似乎很喜欢用钢笔写字,字迹流畅,令人赏心悦目。不过看完之后,吴邪不淡定了:“死后抛尸!那也就说,发现尸体的地方不是第一案发现场!”点点头,张起灵开口:“死者死亡时间在17个小时以上,而警局和案发现场的距离赶过去大概需要一个半小时。这么短的时间,没道理会遇不到死者。虽然死者很符合溺水身亡的特点,但是我仔细检查过,她的肺部没有积水,剖开口鼻也没有发现泥沙海藻之类的东西存在。致命伤是脖子上的淤痕。”揉揉眉心,吴邪开口: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就比较复杂了。在现场也没有发现任何打斗过的痕迹,更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。只找到一张死者的银行卡,具体的还得等小花的化验结果。”

第二章 上

       åé•‡æŠ€æœ¯ç§‘的是小花,大名解雨臣。和吴邪是发小,两个人自出生开始就有解不开的缘分,不仅一起长大,大学时更是双双考了警校,工作后也是一起破了不少案子,配合默契。总之,在张起灵没来之前,吴邪和解雨臣就是局里公认的默契度最高的搭档,没有之一。这会儿,吴邪刚收队回去,解雨臣就来找他了:“小邪,这次又是什么案子?”“小花,我这刚要去找你,你就自己过来了。那正好,这个银行卡你拿去看看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。我一会儿还要去拿尸检报告。”无视小花大爷一般的坐姿,吴邪拿出一个证物袋放在他面前。拿起证物袋看了看,小花撇撇嘴:“就这个?一点技术难度都没有。”“是是是。谁不知道你解雨臣技术一流,脑子好使啊。让您做这么没有技术含量的事情确实屈才了。但是小花,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,你还是帮个忙吧。”吴邪看着他一脸严肃,命案必破,这是原则。

       çœ‹ç€å´é‚ªä¸€è„¸ä¸¥è‚ƒæ ·ï¼Œè§£é›¨è‡£åˆ°åº•æ²¡ç»·ä½ï¼Œâ€œå™—嗤”笑了出来:“好啦,就逗逗你。看你一脸的严肃表情。”说着扬了扬手中的袋子,“这个我带走化验了。有结果再告诉你。”吴邪点头:“辛苦了小花。”耸耸肩,解雨臣表示无所谓。“对了,瞎子说他们法医科来了一个新法医,据说还是瞎子的同学。人家在美利坚安稳留学了两年,也不知道这死瞎子是用了什么办法把人给撬回来的。”听小花这么一说,吴邪想起来今天在现场遇到的张起灵,他不就是法医科的吗,没想到和瞎子还有这层关系,看来以后不愁没办法和他建立革命友谊了。吴邪还在天马行空的想些有的没的,小花已经走到门口了,然后回头别有深意的说了一句:“小邪,你要小心咯。”然后不等吴邪反应,就径直向技术科走去。

《心情》番外

       è™žåŸŽå·²ç»å¾ˆå¤šå¹´éƒ½ä¸ä¸‹é›ªäº†ï¼Œå¯åå·§ä»Šå¹´å´èµ¶åœ¨åœ£è¯žèŠ‚前下了一场大雪。洋洋洒洒的鹅毛大雪在两日后才停。小花和瞎子最先坐不住,早在几日前就飞去了丹麦,那个“卖火柴的小女孩”的故乡;而胖子,也被云彩和秀秀缠着,去北海道看雪——大概是嫌弃虞城没有雪的冬天吧。小哥和吴邪定居在这里已经很多年了,从吴邪那次任务死里逃生后,不管是家族还是张起灵,都希望吴邪换个职业,至少不会再命悬一线,即使吴邪十分不情愿,但是胳膊拧不过大腿,还是辞了职,离开了刑警队伍。吴邪辞职后,张起灵也离开了法医科,现如今,两人在虞城有了自己的诊所,吴邪也经常以笔名关根的身份发表作品,所有的一切,都在朝着好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   ç«™åœ¨çª—口凝视外面的雪花,思绪不由得飘远。下一秒,整个人就陷入一个温暖的怀抱,张起灵从后面抱着他,下巴放在吴邪肩上:“在想什么?”“小哥,我在想,如果当时你没出现的话,现在我是不是就真的变成植物人了?”话音刚落,就感觉到放在自己腰间的手瞬间一僵,吴邪猛然意识到自己说的过分了,刚想补救,就听到耳边一声悠长的叹息:“吴邪,都过去了,而且.....”张起灵把吴邪转过来,“没有如果,即便重来一次,我也会护你周全!”张起灵语气坚定。吴邪看着他,心中满满的感动。这个人,总能轻易就让自己红了眼,明明是那么清冷的人儿,却总能给自己带来安心的感觉。伸手将面前的俊脸捧到眼前:“小哥,你对我这么好,好的下辈子都不想离开你了。”闻言,张起灵轻勾嘴角,就着吴邪捧着自己脸的动作倾身吻住他:“我也是。”窗外,雪还在下;屋内,一室温馨。好想就这样,和你白了头。

第一章 下

       çœ¼çœ‹æ°”氛又一次陷入蜜汁沉默中,吴邪眼睛一扫,对身后的人说:“还不快找证据?杵在这儿是打算变成电线杆吗?”“是,组长。”得到命令,王萌带着其他人开始了现场的证据采集。从始至终,张起灵看着吴邪发号施令,不发一言。这时,吴邪转过目光看着张起灵:“小哥,这死者又是什么情况?”微微扭头看向地上的尸体,张起灵道:“表面看起来死者是溺水而亡,但是我刚刚检查过,她的指甲很干净,并没有淤泥。而且脖子上有明显瘀痕,很明显是被人为掐死再抛尸的。”张起灵的声音清冷,和他的人一样。但是吴邪就莫名觉得好听,盯着张起灵一张一合的嘴唇,吴邪想的却是【这闷油瓶子说起尸体来话还真多。】半天不见吴邪回应,张起灵奇怪的看过去,竟然发现吴邪盯着自己走神!当下便停下了话头,不再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â€œå°å“¥ï¼Œä¸å¥½æ„æ€å•Šã€‚”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吴邪尴尬的挠挠鼻子。殊不知这样的举动在张起灵眼里有说不出的可爱。“那个......”“尸检报告我会尽快给你。”打断吴邪,张起灵继续忙自己手里的事情。“好的,那我就等着了!”吴邪丝毫没有被打断的气恼,反而笑呵呵的十分开心。“老大,这里有线索!”回头,就见王盟拿着一个证物袋走过来。伸手接过,立面装着一个带着血的银行卡。只瞥了一眼,吴邪就交回给王萌:“交给技术部化验,提取DNA。”“好的,老大。”

第一章 上

吴邪第一次见到张起灵的时候,是在一个炎热的午后,那个时候他刚好和组员一起赶往一个命案现场。“死者机械性窒息死亡,颈部有明显瘀痕。”甫一到场,吴邪就听见一个清冷的声音,而声音的主人正蹲在一旁聚精会神的检查地上的尸体。听到脚步声,张起灵下意识的抬头,入眼的便是吴邪干净纯粹的眸子。一瞬间的四目相对,脑海中只剩下惊艳。张起灵是惊艳于吴邪干净的眼眸;而吴邪呢,则惊艳于张起灵的外貌。虽然吴小三爷不是什么外貌协会,但是依旧觉得这人长得也太好看了!彼时的吴邪,完全没有什么其他的心思,只是单纯觉得张起灵长得好看而已。

“咳,那个......不好意思啊。我叫吴邪,是重案组组长。这个案子现在是我来负责。不知道小哥怎么称呼?”尴尬过后,吴邪还是率先打破沉默。“张起灵,法医科。”........ å¥½å§ï¼Œå´é‚ªå…¶å®žå¾ˆæƒ³åæ§½è¿™ä¸ªå¼ æ³•åŒ»çš„名字的,真不知道这父母是有多不负责任,取了个这么不吉利的名字。但是看看对方闷油瓶一样的个性,吴邪还是放弃了。“那以后我就叫你小哥吧。队长说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搭档了,以后请多指教!”看着吴邪干净的笑容,张起灵没说什么,只是轻轻点头,“嗯”了一声。

心已动 情未远(法医瓶X刑警邪)温馨无虐

在贴吧发帖子居然被删了,也是心塞。瓶邪文,表示楼主万年亲妈,然而也是第一次写这类型的文,求支持,求轻喷~
先开个坑,晚点会来更文哒~